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袁氏宗亲网-全球袁氏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018|回复: 38

广东怀集袁煦颖宗亲作品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1 13: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22:17 编辑

广东怀集袁煦颖宗亲作品集

袁煦颖宗亲

    诗人简介

    袁煦颖,笔名袁炳森,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人,中文本科毕业,在事业单位工作,是肇庆市作家协会会员,诗人。爱好写作,喜欢用诗歌语言表达生活见解,在报刊、杂志、网络发表过几十篇文章。

生活需要一面照妖镜

秦始皇有面奇异的镜子
能见人胃肠五脏
能察人心理活动
能识人心肠好坏
他出游南方病死沙丘宫平台
首获信息的第十八子嬴胡亥
勾结赵高李斯封锁消息秘不发丧
篡位得逞后一年内将27兄弟姐妹残杀
当中有10位美丽的公主
还被五马分尸
胡亥歹毒残忍禽兽不如
赵高李斯奸佞谋权助纣为虐
秦始皇有如此宝镜
为何未及早发现并清除他们
很多人都猜不透
胡亥暴政天怨人怒
埋丧秦王朝的号角
在大泽乡率先吹响
陈胜吴广斩木为兵揭竿而起
秦始皇万代称王的美梦被捅破
刘邦攻陷秦都咸阳
面对宫内无数奇珍异宝
他最感兴趣的竟是那面秦镜

汉人反感秦朝
将秦镜改称明镜
这面功能特异的镜
后世的历代封建官员都想获得
却始终无法得到
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
无论是清官贪官昏官混官糊涂官
只能退而求次
制作了一面明镜高悬的大匾
高高地挂在公堂上
聊以自慰
同时达到标榜自己
既清正廉洁又明察秋毫
可是几千年过去了
人间有多少疾苦
那面牌匾无法明察
人间有多少妖魔
那面牌匾无法让其现形
历史滚滚向前
也许车轮扬起的灰尘
把明镜高悬的匾子蒙盖了

对镜子的功用
历史上很多人都在研究
唐太宗曾经说过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可谓见解深刻
但领会的人并不多
黎民百姓对镜子的认知
或许就停留在正衣冠的层次
但这样的故事更具生活气息
想想代父从军的花木兰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就能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南朝时的陈国乐昌公主
把镜子一分为二
夫妻各藏一半
作为战乱失散重圆的信物
公主被杨素将军掳去为妾
她履行约定每年元宵节
秘密派人上街卖镜
终于盼来日思夜想的爱人
杨素被他们的恩爱打动
让其回到徐德言身边
使其夫妻破镜重圆
半边破镜作为坚贞爱情的信物
留下一段永载史册的佳话

今天对于镜子的开发
已品种繁多
老花镜近视镜反光镜观后镜
放大镜显微镜望远镜透视镜
凸透镜凹透镜广角镜隐形镜
遗憾的是最难觅得照妖镜
人家门楣上的八卦镜
是否具备镇妖辟邪功效无法考证
如说秦始皇的宝镜有照妖功能
那肯定是大打折扣并最具讽刺的
秦氏万世江山被早早埋葬
就是最好的佐证
听说托塔天王的镜子最奇异
是妖是魔是人是鬼
一照即见分晓
白骨精蜘蛛精猪八戒牛魔王孙悟空
被宝镜照住本象后立刻露出原形
这样的宝镜真正有用
却不知何处生产
若有无论多大代价
我都倾囊相购
芸芸众生乱象繁多
有的碰瓷讹诈电话诈骗
有的鸡鸣狗盗杀人越货
有的沽名钓誉道貌岸然
有的两面三刀口蜜腹剑
有的阳逢阴违挑拨离间
有的变化多端表里不一
有的假公济私巧取豪夺
有的台上慷慨激昂台下贪污腐化
形形式式不一而足
剧情离奇跌破眼镜
要想识别是妖是魔
生活需要一面照妖镜
让妖魔鬼怪原形毕露
让妖魔鬼怪无处容身

注释:写于2016年12月19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2 编辑

龙腾金利

作者:袁煦颖

滚滚西江
走过千山万壑来到肇庆
水出大鼎峡后
不知是天意使然
还是自作主张
艺术性地选择变脸
伸出三条触须向东奔腾
靠南从金渡越过蚬岗再挪到金利的
那是西围涌河
有些别具一格
几百年过去
蛟龙翻江倒海的景象
一直存在

进入夏天
南海龙王开始行云布雨
轰隆隆的雷鸣声
金利人的讨论声
唤醒了沉睡的西围涌
春耕完毕的人们
赛龙舟的热情
比上涨的河水还高出十分
一张张满怀期盼的笑脸
一双双跃跃欲试的眼神
在西围涌河荡漾着
四乡八寨喜炮齐鸣
外嫁的女儿
携着三牲酒礼来了
虔诚地拜祭过祠堂 河涌 龙舟 埠头
在万众期待中龙舟开锣下水
新龙舟下水仪式庄重又神秘
外人难以窥其堂奥
凌晨三点品祭
清晨五点下水
新龙舟先进三步再退三步
一顾三盼依依不舍
此为感谢人间有情
工余之时
各村扒丁开始紧张操练
曙光乍现的清晨
清风拂面的傍晚
咚咚战鼓与声声呐喊
在金利水乡回响
像一曲颂歌
催人奋进

传说 雄黄酒很厉害
美丽端庄的白娘子
不慎喝下许仙的酒
现出千年蛇精原形
姻缘被法海差点毁掉
爱心满满的老医生
汨罗江上倾倒的酒
能晕倒满江的鱼龙
不明白 金利人喝了雄黄酒
爱的臂弯会更有力
农历四五月的金利
到处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雄黄酒与糯米粽的清香
伴随声声吆喝与阵阵鼓锣
随风潜入游子的梦乡
成为永远牵挂的味道
那味道让人辗转反侧
那味道诱人千里思归
游子在回味的时光里
听到了西河涌涨水的涛声
听到了鱼水的对话
听到了龙的吟唱
听到了健儿的呼唤
听到了浪花里飞出的欢歌
回家 一定回家
回到那条日夜思念的河上
腾龙飞翔
一展风采

在金利人的节日里
五月的龙舟赛比过春节重要
从初一至初五天天热闹非凡
初一为赛龙正日更是隆重无比
丙申年的五月初一
粤首届传统龙舟赛在金利举行
从海口电排站至农机桥
一千多米的两岸到处彩旗猎猎
数十个五彩大气球
挂着广告与吉祥语
在三十多万男女老少的上空
高傲飘扬
河堤 街道 树木 楼顶 露台
到处是密密麻麻晃动的脑袋
人们睁大着眼睛
看七十多支龙舟四千多健儿
在西围涌擂鼓奋进赛龙腾飞

龙头旌旗迎风招展
龙颈黄酒金猪诱人
龙尾舵手挺立定向
居中有隔开的锣鼓手
三十多米长的龙舟上
五十名扒丁分坐两侧
扒丁衣着每队不同
有红有绿有黄有紫
构成色彩缤纷的龙
扒丁划桨
整齐协调刚劲有力
龙在水中飞驰
有势均力敌并驾齐驱
有不甘落后迎头赶上
涌动的人潮热情高涨
挥舞彩旗不停呐喊
鼓锣声 呐喊声 喇叭声
炮竹声 喝彩声 吆喝声
声声冲击耳膜
令人热血沸腾
人们兴奋无比
陶醉其中忘乎所以
龙在水中翻江倒海
龙飞天上呼风唤雨
两场暴雨不期而至
赛龙男儿更显本色
暴雨如注
扒丁激流勇进
水花飞溅
场面极为震撼
民众在雨中撑伞观看
数十万颜色各异的伞
像朵朵硕大的鲜花
在两岸绽放
西河涌刹时像春天的原野
色彩斑斓
美不胜收

金利五月的龙舟赛
村村备好龙船饭
天天胜似过春节
家家热情又好客
人人似醉却清醒
摇摇晃晃走街上
见人不语示战衣
夺冠的穿上战衣
荣耀至极
蹓跶街上或串村走寨
总能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战衣上的堂号村名
成为荣耀的象征
赛事结束
很长一段时间
人们谈论的话题
依然是赛龙夺锦
金利人喜欢赛龙舟
不单单是纪念三闾大夫
更是对美好生活的图腾
金利人喜欢赛龙舟
已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成分
像空气与阳光一样重要
金利人喜欢赛龙舟
是生命炫美的绽放
是渗到血液里的热爱
时光流逝
生命不息
金利的西围涌河
永远激情澎湃

    (注:丙申年
五月初一日(阳历6月5日),广东省首届传统龙舟大赛在肇庆高要金利镇举行。肇庆市作家协会组织“睇龙舟”采风团,为此而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3 编辑

九岁的新娘

作者:袁煦颖

如无意外
九岁的女孩
应在父母的怀里撒娇
而你们却成了新娘
如无意外
九岁的女孩
应在窗明几净的教室读书
而你们却成了新娘
如无意外
九岁的女孩
应是天真烂漫充满幻想
而你们却成了新娘

豆蔻年华的你们
逃离了叙利亚
逃出了IS的魔掌
却无法逃脱畸形的婚姻
战争与贫穷的魔法
让九岁的你们
葬送了自己的幸福
在黎也嫩的难民营里
成了新娘
成了性奴
成了持枪上阵的斗士

历史总是这样可笑
童养媳这个名词
在消失半个多世纪以后
又以另类方式
被某些人从坟墓里挖出
成为一个标签
贴在贫苦百姓女儿身上
她们反抗
她们泣血呼喊
可是我不知道
世上谁人听到了

     (2016年4月17日上午写于端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4 编辑

鸟儿在窗外歌唱

作者:袁煦颖

感觉墙上的日光灯
总是那样的刺眼
是室内的空间阴暗
还是人的心太阴晦了
空气中弥漫着惶惑的气息

窗外阳光明媚
光线穿透薄薄的色玻
给室内平添了一层暧昧
仿佛有无形的鬼魅在游荡
在桌前形成一层朦胧的雾
能看到的只是桌上洁白的信笺
和我像信笺一样苍白的思想

习惯性抬头
看墙上那面落寞的钟
它无声地提示我
生命又虚耗了一天
那颗玻璃般脆弱的心在碎裂
血  伴随流逝的时光一路淅沥

在这窒息的空间
我听到
鸟儿在窗外歌唱
婉啭动听的
像在呼唤春天的脚步
我压抑已久的飞翔欲望
在灵魂深处涌动

可爱的精灵啊
能借出一副歌喉吗
我想与你一起歌唱
唱出我心底的呐喊
能借出一双翅膀吗
我想与你一起飞翔
在林中放歌
在九天云外
磐涅重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5 编辑

寄不出去的诗笺

作者:袁煦颖

世上最美的语言是诗歌
世上最多情的语言也是诗歌
心仪的人
我总想
用热血作墨
以痴情作底色
再用天上彩云作诗笺
画上精美的图画
把血染的相思谱成诗
寄给你

那些诗歌
文字是浅显的
寓意也并不深奥
主旨更是很鲜明
可语言就是难以表达
历经无数次构思
历经无数辗转的夜晚
那思路
清晰后又变得模糊
凌乱后又变得顺畅
那本来简简单单的语言
却总是那样难以成章
心绪从此难以平静

历经无数个不眠之夜
终于将文字拼凑起来
当准备将诗寄给你时
方知你信箱上的那把锁是那样厚重
你是云中人儿
总藏在白云深处
无论我用最多情的诗句
无论我用最深情的呼唤
你都不露面
那些优美的语言
那些多情的诗句
就再也寄不出去
我只好像深谷幽兰那样
孤芳自赏
在夜深人静的角落
把那用彩云精绘的诗笺
放在思念的磨盘下
辗来辗去

    (注:原在2008年2月1日《西江日报》B3版[西江月]专栏发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2 13:08 编辑

借我一双慧眼

作者:袁煦颖

在最后那一顿晚餐
耶稣摊开双手
悲伤地宣布
门徒中有人出卖了他

众人哗然波动
惊叫愤慨甚至表白
出卖他的三十块赏钱
耶稣知道装在犹大的钱袋里
那把垂到臀部的刀
彼得紧握着
刀尖对着犹大的背后

世事矛盾伴生
人间正邪互存
我常常渴望
耶稣能借我一双慧眼
洞察并识破
违信背约恶稔祸盈之人
彼得能借我一把利剑
仗义江湖
把奸佞诡诈之徒的心
剖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7 编辑

怎能在百花盛开的春天凋零

作者:袁煦颖

草树知春归
百般斗芳菲
在这百花盛开的春天
没人知道
你的世界却是狂风暴雨
你选择了以一只蛙的姿态
跳入滚滚西江
十八片凋零的花瓣
像十八支锋利的刀
刀刀见血
刺向人心

春天总是美好的
我常常在描摹春天的图画
在风和日丽百花盛开的田野上
有位百灵鸟般快乐的姑娘
穿着漂亮的衣裙
欢笑着
在花海里徜徉  奔跑  歌唱
追逐春天的步伐
放飞心中的梦想
这种美丽的景象
常在我的脑海浮现
可是4月3日这天
田野上有只绝望的百灵鸟
将我色彩斑斓的画图
涂上了黑色

也许你飞翔过
却跑不过狂风
也许你热爱过
但热血渐渐冷却
也许你展望过
却总是一片迷蒙
面对生活的怒海狂潮
无论身处波峰还是浪谷
都应珍惜生命之舟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四季
冬天的后面就是春天
怎能在百花盛开的春天就凋零

     (写于2016年4月11日上午。)


    注释:(注:写于2016年4月11日上午。2016年4月10日晚上朋友聚餐,一朋友讲述某校高二梁姓女生在4月3日下午放清明假后,把饭票留给同学后,留下活着好累的字条,搭车到200公里外的肇庆市西江河跳河自杀了。听后,我心理很难过。今天上午上班时写了这首小诗,望心有所困的人,看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8 编辑

大公鸡

作者:袁煦颖

那只大公鸡
得意洋洋的
自我感觉肯定良好
总是雄纠纠气昂昂的
还时不时仰头高歌几曲
惹来无数羡慕嫉妒的眼光
这种情形
前天如此
昨天如此
今天仍然如此

天黑入笼时分
公鸡突然塌拉着头
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引来无数好奇的交头接耳
是遭生他的大母鸡批评了
还是调戏小母鸡遭斥泄劲了
是被其他公鸡挑战了
还是患前列腺病了
大家都在猜测揣摸
鸡笼里知知喳喳很是热闹
有的伸着两翅拍掌为快
有的仰着脖子热烈高歌
有的跳起了窝庄舞
也有的失魂落魄愁眉苦脸

对大公鸡的沮丧
花鸡小蜜很是着急
柔情万缕尽力安慰
花边新闻太多了别听信
那些鸡肚小肠的东西
妖言惑众
破坏不了你的光辉形象
即使鸡飞蛋打
此生不变
大难来临誓不分的豪语
着实温暖着公鸡的心
花鸡的鸡血疗法
即时产生了效果
公鸡重新抬起头来
大声地说了句
老子不打鸣
天就不会亮
众鸡寂然

    (写于2016年4月6日上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4: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6-12-21 14:29 编辑

流逝的时光

作者:袁煦颖

早安
流逝的时光
疲备,与浪漫无关
洁白的席梦思
充满诱惑
但无法与你相拥

想晒晒劳碌的幸福
窗外却是沉沉的夜色
窗前的一杈树上
鸟儿在凄怨地鸣叫
似声声呐喊与叹息
也许鸟儿此刻
与我一样
对着席梦思害相思

人,很多时候
都喜欢发梦
缠绵绯测,恩爱无比
是很多人的期待
共枕异梦,劳燕分飞
也是很多人的选项
面对洁白的床单
有的人觉得
那上面似是一地碎玻璃
躺身其上疼痛不已
辗转反侧间
床头那盏迷惘的灯
是最真实的伴侣

灯别挑得太亮
歌唱或痛哭别放声
打鸡血似的兴奋要适度
以免吵醒
睡了却还睁开眼数天花的人
以免吵醒
劳累 昏睡 疲倦的人
以免吵醒
放纵 贪图 享乐的人

时光流逝
多少缠绵的梦
总被吵醒
多少欲望的壑
无法填平
多少无眠的夜
都因专注于
与往事干杯
与逝去的时光纠缠不清
梦被弄得支离破碎

    (写于2015年9月7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21:3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力 于 2017-11-18 10:49 编辑

    冬天的树上不再有叶子         

    作者:袁煦颖 
  

      反对派与政府军对峙着
  大马士革食品价格空前暴涨
  79美分的面粉
  涨到120美元
  1公斤的大米
  卖到150美元
  1公升的牛奶
  由1美元卖到300美元
  望望漆黑的夜空
  摸摸空空的口袋
  马达亚无泪可流的居民
  想看到一树婆裟的叶子
  可是,冬天到了
  树上不再有叶子
  地上的青草
  就成了另类美味
  在光秃秃的枝头
  与干枯的大地上
  饥民们的目光在扫描着
  搜寻可以充饥的草叶
  当青草也不见影踪时
  回味吃饱的时光
  就是温暖肠胃的唯一法宝
  小孩饿哭了
  在水里撒一些盐
  就成了哄仔的奶
  大人饿坏了
  喝一瓢水后吃一把草
  寒风瑟瑟
  骨瘦如柴的人们在回想
  一个半月前
  最后一次饱饭的滋味
  家乡虽值得留恋
  却没有活路
  想远逃却无路可走
  数不清的地雷
  埋在村庄周边                        
  反对派武装控制的村镇
  政府军围困着
  忠于政府军的村镇
  反对派围困着
  饥饿成为武器
  互困是双方互施的战术
  叙利亚冲突爆发五年来
  人道主义的物资无法进入
  该撤离的人员被困
  民众无法出城购买食品
  也无法逃离家乡
  求生的欲望
  被现实的响雷炸得粉碎
  茉莉花革命爆发时
  无数人认为阿拉伯之春来了
  六年过去
  在阿拉伯的土地上
  冬天的树上不再有叶子
  地上不再有青草
  围城之后
  哀鸿遍野
  寒冷饥饿无助的民众
  像牲畜一样吃草叶充饥
  正在经历痛苦和死亡
  数十万人在寒风中引颈
  盼望
  温暖的春风
  能吹绿大地
  光秃的枝头
  再生发新的嫩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袁氏宗亲网 ( 粤ICP备14002288号   

GMT+8, 2024-3-5 05:54 , Processed in 0.21079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风格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