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袁氏宗亲网-全球袁氏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32|回复: 6

中议公(袁保庆)《自乂琐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10 09: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明辉 于 2020-7-26 10:13 编辑

中议公(袁保庆)《自乂琐言》

    《自乂琐言》,是一部格言体著作,共200余则,每则字数不等,多则几百言,少者十几言,内容十分广泛,涉及到为人、处事、做官、伦理、道德、修身养性、读书与做人。读来能使人心明眼亮,催人向上。
   

    人必有真性情而后有真事业。
   
    古人言:使贪使诈,亦谓用人无定格耳。然必我不贪然后能用贪,我不诈而后能用诈。若以贪使贪以诈使诈,未有不败者。
   
    三代以上惟恐人之不务实,三代以下惟恐人之不好名欲。人之好名,正欲人之务实也。譬如,人好忠孝之名,必实做出忠孝之事,众方以忠孝名之,但好名声岂能遽得乎?
   
    办事如行路,路不怕远只怕不走,事不怕难只怕不做。
   
    骨与肉相连也,其间不能容一物以间之。倘其间置一芒刺,势必溃烂,疼痛难忍。家庭骨肉之间妄生嫌隙,即芒刺也。恩谊乖离可痛孰甚焉。
   
    有人清晨倩[1]人占一课,本问他事也,而断者引申旁通,谓午间必有人邀吃便饭。至午,果然有人招饮。亦可知凡事皆有前定矣。一饮一啄尚如此,况穷通得失乎?是以人贵修,其在我居易俟命。
   
    余道经蒙阴[2]境,山路崎岖甚,见一推小车者行至石上,脚一滑,手一松,而小车遂覆。噫!过险途当立定脚跟,有一定把握也。人之涉世,险途居其大半。宦途多倾轧,邪途易陷溺,皆险途也。余十五岁时自都还家,一日清晨,路甚平,车夫鞭马使速行。正疾驰间,忽触一砖,而车覆。可见人履坦途犹宜戒慎,以防倾踬[3],未可快意而轻心掉之也。
   
    一日,友人论行船,谓走逆水者失事少,走顺水顺风者失事多。盖虑其逆而难,而力求其安,则人人小心。喜其顺而易,而未虞其危,则个个大意也。人处顺境者可以思矣。
   
    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此俗语也,而却有至理。试即孟子所言“天将降大任”一节而思之,可以知矣。挫折亦天之玉成人,岂可因苦而自废乎?
   
    能体人方能用人,不恤人之甘苦,而欲人共我之休戚[4],难矣。
   
    到富贵之时莫忘贫贱之苦,处富贵之境当知贫贱之苦。
   
    关乎伦常之事,惟有痴情者能做得真切。利害之见太明者,或不肯做,或不实做,此宁武子之愚[5],所以不可及也。
   
    《书》云:“必有忍,其乃有济。”此“忍”字有二义:一系委曲求全,平其气不与他人争长短;一系相机而动,定其见不为人言所摇惑。用心虽不一,而所以期于有济,则一也。故办大事,贵能忍。
    君与臣庶,大吏与僚属,官长与百姓,皆有上下之分。上下相知相信则长治久安之计,可为也。上下之情不通即如人胸膈患膨胀,上下不透气,呼吸不能灵,惟日见其殆而已矣。是以求治者贵求通上下之情。
   
  君有恩而民不感,民有苦而君不怜,岂真不感不怜乎?不知有恩,不知有苦耳,此官之罪也。官而壅蔽其间,使君恩不得下暨,民情不得上达,是君民如一身,官而如膨胀之症也。不为调和之良药,而为膨胀之坏症,其人真可谓丧心病狂矣!失人心而祸国家,可哀也夫!
   
    祖父未有不爱其儿孙者,未有爱儿孙而不竭情尽致体贴入微者。今日大吏名曰“公祖”,有司名曰“父母”,正欲其体察民隐如祖父之与儿孙也。百姓尊大吏曰“公祖”,尊有司曰“父母”,而自居于儿孙,亦冀其曲体下情,推爱儿孙之心以爱己,所有疾苦不待言,上即恤之。一言之,而上更无不恤也。倘受祖父之名而不能尽其实,犹顶冠束带,腼然居于百姓之上。且有时民心难堪,致出怨言,复升堂拍案大怒曰:“吾是尔公祖也”,“吾是尔父母也”。试顾名思义,其颡能无泚否。
   
    此时做好官较易。于往时,百姓久不见有关心其事者,有一官而能关心其事,只做到五分,百姓即颂扬到十分。此孟子所谓“事半功倍”也。做官好,民必说好;官不负民,民断不负官。为官者不责己而责民,动曰“百姓不好”,是醉语耳。
   
    御史参一官,百姓控一官,而长官往往为之多方分辨,以回护之。指御史为风闻之,误坐百姓以诬告之罪,谓之爱属员,有担当。如闻果误告果诬也,为之分辨,宜也。如实系好官,只此一二事之失,为之回护,以保其全人,此犹是为国惜才,亦宜也。乃有属官之劣迹已备悉之,竟因一参一控而不撤或使之久于其任,则弹章转为保举之荐牍,呈词反成挽留之口碑矣。如谓因参因控而始撤,恐自有失查处分,不知查吏本是己责,既失查矣。既担一小处分,去一真污吏以安地方而肃官箴,并见己之光明磊落,何不去也?如谓因控而参撤,恐长百姓刁风,不知劣迹昭著之员可参之事甚多,以他事去之以警其余,使众皆知污吏终不可为,无不可也。但于此诩担当以期见好于属员,而自任上负朝廷下负闾阎之咎,此吾所真不解者也。为属员者能仰体上宪垂爱之意,廉洁自持勤恤民瘼,使闻者推为循良之最,小民齐上孔迩之歌,长官有知人善任之名,始终无袒护属员之过,则上下交享其誉,岂不美哉!
   
    巧者工趋避,似有利无害矣,而有时竟不免于害。盖巧本造物[6]之忌,造物恶其巧而亦巧,为戏弄之。使之避其所趋,趋其所避也。且趋避太过疑虑愈多,转自迷所向而自趋于害,此取巧者之大戒也。
   
    人生有两大义:臣之于君;妇之于夫。于此而不见其义,其余不足观也已。
   
    但求人能干国事而不念昔日小嫌,但求人能了国事而不必功自己,出此之谓真公忠。
   
    朋友而至于绝交,必其意气真不相投也。然君子绝交犹不出恶声,骨肉有不可绝之恩,而可以恶言相加乎?
   
    朋友居五伦之终,为其可以劝善规过,调停排解保全人之父子、君臣、兄弟、夫妇也,是以人贵慎于择交而厚于待友。
   
    不痴不聋,难作家翁。岂但家翁宜痴聋哉?处家庭之间皆有些痴聋方好。
   
    俗云:十指连心。盖一有所伤即疼不可忍也。兄弟而谓之手足,因谓遇事可以相助,亦谓血脉相贯,疼痒相关,不可有所伤耳。做人与做事非两途也,与伦常之事踏实做去,乃能置身于伦常之中。否则闭门静坐只参禅耳,究不知做成何等人。
    凡人善学某人书画而自署其名者,必以为真得某人神理,从而宝重之。若仍托某人之名以欺人,则识者一见而指为伪物,转弃之如遗矣,甚矣。人贵率真不可作伪。
   
    今之打火者以镰激石,而火出是激之易动火也。吹火者以气激火,而火发是因其火而激之而火愈大也。激人而使之动火且使之大动其火,恐决裂随之矣。用兵有激将之法,然亦须相人而用之,苟非其人亦偾事[7]之道也。
   
    人不可有嗜好。古今来具干济[8]之才,因嗜好而丧节败名者不一而足,况其下焉者乎?
   
    平素以忠义自诩大节而顿易初心者,内不足也,其病亦即在自诩上。若是真忠义并不自诩。
   
    人之居心宁失于过厚,勿失于薄。
   
    常言损人不利己者,必求利己,而何以不利也?盖其用心过毒,神鬼恶其心之毒,而隐诛之,遂使其不利之数更倍于损人之数。
   
    认真办事只是于当做之事,准情酌理以实心实力为之耳。故认真之中不失忠厚之意。若诸事从刻而自谓认真,则谬甚矣。翦道旁之荆棘,以利行人,善事也。道旁之荆棘且宜翦,心上之荆棘岂可萌乎?有形之荆棘人尚能防,无形之荆棘人不能测,故方寸之地较之道旁为小,而荆棘之害较之道旁更大。噫!以坦白之心而使之荆棘丛生,不惟刺人恐将自刺,且恐置子孙于荆棘中矣。
   
    善属阳,恶属阴。人之为善,如夙兴行路,愈走愈光明。人之为恶,如昏暮登程,愈走愈黑暗。一入黑暗之中,而前途之险阻遂不可知。势必至自投陷阱而后已。
   
    夏至以后,不知不觉夜日长而昼日短。人之趋于恶也,恶日滋而善日消,盖亦如是。
   
    贤如颜子[9],犹不幸而短命,数不可知。宜及时为善,不然,到盖棺时悔之晚矣。
    以孔子之圣,磨不磷涅不缁[10],即饮贪泉之水,岂能化而为贪?然孔子犹恶其名而不饮也,则吾辈值此当退避三舍,不敢忘津涯矣。
   
    持己以正则用人,而人不敢欺;持己以正而又能推心置腹则用人,而人不忍欺。人亦有不可以常理论者,然在我总要先无可欺之道耳。
   
    灯当将灭未灭之际,一闪而忽,明则明,根尚未绝也。若趁此添油而挑拨之,则光明不难如前;人苟性灵未尽梏亡,即翻然自省培养而扩充之,则本体仍可复也。
   
    燃灯于夜,则光明照四壁;燃灯于昼,即掩门闭牖,亦觉暗淡无光。盖荧荧之火不敌太阳之明耳。故人当与皦日争光,不可以一炬自炫也。
   
    斯时恒言讲理学,理学固当讲,然不身体力行徒讲何益?
   
    俗云:说出来做出来。此言顾行行顾言之意也。人必说出来即做出来,而后能言行相符。
   
    立德、立功、立言,同为不朽[11]。然以此三者按次数之,而立言独居于末,亦可见先行后言之意。
   
    俗云:人皆有个结果。此言真有意味。结一果可以荐馨香,结一果不足以供投报。同为“果”也,而品之优劣。人之重轻显达迥然别,不可假借此,固在乎人之自为耳。
   
    春夏之花艳而易败,秋冬之花淡而耐久,蕴之厚则发之长,一时之荣华不足慕也。
   
    春夏之花多结子,余生气也。秋冬之花多不实,含杀气也。观于此,人以存生气为贵。
   
    但有呼而无吸则气散,而不能生矣。但有吸而无呼则气闭,而不能生矣。春夏秋冬不能偏废,无异于是。
   
    人无惕励之心,又无拂心之事,则日纵肆而不知警省,势必至荡检踰闲,置其身于礼法之外。噫!人未有日处礼法之外而不危者也。故快心之端,即贼心之媒,殃身之阶也。
   
    昼所修之事,至梦寐之间,仍不敢苟昼;所改之过,至梦寐之间,仍不敢犯。此可验操持力量省察功夫。
   
    人常言,不如意事常八九。何以如此之多,至十有八九也?其过由于不知足,得陇望蜀。始终无满意之时耳。
   
    对镜自照,前面可立见矣,而背面仍不知也,故瞻前犹需顾后。曰门牙,曰牙关,因其名而思其义,盖欲紧闭严防,不使言之轻出耳。
   
    言者,心之声。出一刻薄直言,必其心先有一个刻薄念头,出一邪僻之言,必其心先有一个邪僻念头。是以正心为立言之本,而谨言亦治心之道。
   
    衣破则知补之,良心亏损则不知补;衣污则知浣之,满心尘垢则不知浣,此较之求信无名之指者更下一等。
   
    写字如做人,要以平正为主。由平正做到极处,可以为圣人。由平正写到好处,可以为大家。
   
    思者心上之田也,故善恶皆生于所思。然心为田之主也,主人翁能善治其田,则所生不差矣。故慎思仍本于正心。

(资料来源:项城市政协文史资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0 13: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明辉 于 2020-7-26 10:13 编辑

明军叔辛苦了!
谢谢您这么认真地把这些资料转发给大家看,难能可贵啊!
不过,您老的“中级会员”咋突然 ...[/quote]
本来我在 中级会员位置 上挺风光! 你特嫉妒,结果领导把我刷下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10 14: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明辉 于 2020-7-26 10:14 编辑

呵呵,两位在论坛幽默起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10 14: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明辉 于 2020-7-26 10:14 编辑

本来我在 中级会员位置 上挺风光! 你特嫉妒,结果领导把我刷下来了[/quot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10 15: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明辉 于 2020-7-26 10:14 编辑

本来我在 中级会员位置 上挺风光! 你特嫉妒,结果领导把我刷下来了
     哈哈哈!谁把你刷下来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1 13: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明辉 于 2020-7-26 10:15 编辑

哈哈哈!谁把你刷下来啦!
明辉 和你 呀  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袁氏宗亲网 ( 粤ICP备14002288号   

GMT+8, 2024-5-26 20:05 , Processed in 0.19548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风格设计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